低沉大提琴音色

卸了老福特。几年后再战。忘了说一句。我真的爱露中爱得快死了。
德哈很喜欢。非常喜欢。周防尊是我心中的朱砂痣,我的灵魂火,我的……重要的人。谁骂他和露中还有德哈我和谁急。
折服于叶修。
他妈的写完了!2017年7月5号!






看老菊快要笑死。

「DMHP」DAYS and MOONS.

因为听到DAYS and MOONNS这首漂亮又悲伤的歌,起了写这个的念头。

在清晨时分有人在薄雾中等待你。

他从红色中钻出来,赤着脚踏上清晨湿润的泥土。远方天色微亮,朦胧又遥远,有揉碎的星辰洒在那上面,熠熠闪光。它们汇成一条河,向遥远的天际奔去。他走在那下面。
霍格沃茨的一切都在沉睡,在甜美的梦境里面。没有嘈杂,叽叽喳喳的谈话声,没有啁啾的鸟鸣,没有厚重的钟声。他踩过掉落的树叶,听见碎裂的声音。他也沉默着,连同霍格沃茨一起。
有什么将他的脚掌割破了。有点点猩红沾在他脚上,更多的渗入了土地,将泥土染暗。但他没有在意这个。他早已陷入思绪。他眉头紧锁,一向上扬的、快活的嘴角耷拉下来。抿着薄薄的唇。他裹了裹校袍,步子迈得大了起来,急切又焦虑。

天色已经缓缓变亮。林里起雾了。有人在树下安静地躺着。
他缓缓走近,甚至屏住了呼吸,弯下腰仔细端详着那人苍白的面孔。有厚重的悲伤与一种令人窒息的感情从他的翠绿眸子里倾倒出来。
然后那个人睁开了灰色的眼睛,将他拉进自己怀里,吻了他。
他们两个舔舐着彼此的嘴唇,急切又轻微地粗暴,不顾一切地交换唾液。没人去试图喘息,好像他俩要把自己溺死在这个带着铁锈味的,悲伤的吻里。
有什么露珠落下来,打湿了哈利的鼻尖与脸颊。一滴两滴,咸得苦涩。

他们不约而同地停止了亲吻,放开彼此相握的手。
他们站的笔直,保持着距离。深深地,贪婪地注视着对方。从发梢到唇角,从脖颈到脚踝。像是要狠狠刻进自己心里去。

德拉科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他苍白的几近透明的肤色让他看起来憔悴又脆弱。他对对面的男孩轻声说:“再见了,波特。”
哈利也同样轻轻对他说再见。好像如果什么大的声音能够击碎他们之间已经不堪折磨的神经与感情。
他们看上去决绝地别过头,向完全背道而驰的两条路走去了。他们谁都令人心碎又悲哀地心知肚明,他们分道扬镳了。从今以后,德拉科·马尔福是个臭名昭著的食死徒,哈利·波特是一个必须完美无缺的救世主。没人知道这份他们两个人之间悲伤又苦涩的感情。

哈利沿着走来的路,同样赤着脚地走回去。他沉默地擦着大颗大颗滚落下的眼泪。他感觉到自己的脚已经被石子和草割得鲜血淋漓,他觉得自己痛的要命。



他恨这场几乎夺去了他一切的战争。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