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大提琴音色

卸了老福特。几年后再战。忘了说一句。我真的爱露中爱得快死了。
德哈很喜欢。非常喜欢。周防尊是我心中的朱砂痣,我的灵魂火,我的……重要的人。谁骂他和露中还有德哈我和谁急。
折服于叶修。
他妈的写完了!2017年7月5号!






看老菊快要笑死。

「DMHP」两个人拉拉扯扯的爱情故事。


Part 2

艾琳娜觉得今天有些不寻常。

今早她匆匆忙忙跨进圣芒戈的办公室时发现这个时候通常翘着腿坐在对面,对气喘吁吁的她冷哼一声的德拉科不见踪影,而他堆满文件的办公桌依然乱得很。

很明显,一向对迟到这种行为鄙夷不已的德拉科马尔福今天该自省了。她心情愉悦地坐下哼起古怪姐妹的最新曲子,换上白色的工作制服投入工作。

直到离工作规定时间超过近半个小时的时候,德拉科才姗姗来迟。艾琳娜本想打个招呼,但看到德拉科一脸不善便乖乖闭了嘴。

一时间办公室里安静下来。仅剩翻动文件的轻微声响。

“嘿你手上的那个绷带是怎么回事?”艾琳娜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发了问。

“如你所见,一个显而易见的伤口。”德拉科的语气比以往的更加糟糕。似乎是硬要惹人生气似的。不过艾琳娜不在意这个(如果和他同事一年时间她还适应不了这个的话她可能已经被气死了。)

“我想你一个‘愈合如初’就能解决它。”

“我乐意。比起关心这个小姐你还是多去担心你的病人得好。”他冷哼一声揣起文件推开门走了出去。

艾琳娜翻了个白眼。

等德拉科检查完他负责的病人,已经快要接近正午了。天气出奇地好。有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下来,温温柔柔地抚着他的脸。他抽出一支烟塞进嘴里,不点燃,只是塞着。楼前草地上有三三两两穿着病服的病人。现在正是夏天。有微风吹进来,裹挟着青草的气味。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停下来去看着这一切了——天空,草地和阳光。这一切让他想到魁地奇。

那似乎是很久远的记忆。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可怕的阴霾罩在他们身上,战争,死亡还没有沾染他们的笑脸。那很好。他们需要关心的只有比赛那天的天气,自己下了谁的赌注,究竟能不能赢之类琐碎又好笑的事。等到比赛那一天,人们总是会把视线放在哈利波特身上,虽然他不想承认,但的确,连他自己也不能避免。

最漂亮的是他抓住金色飞贼的时候了,德拉科想。他在那一瞬间露出最灿烂的笑,傻里傻气地露出几块洁白的牙齿,深绿色的眼眸里流转着奇异的光芒。那种惊心动魄的美让他很长时间里都寝食难安。

他意识到自己又想起了那个讨厌鬼。

这的确是一件非常让他难受的事,他一向不允许自己的骄傲和自尊受损,但是哈利波特也一向不甚在意这两样东西。这一次他又再次打破得彻底,而他还在傻乎乎地惦记他。

理智告诉他,他应该快点从这段纷杂的感情中脱出身来。但……

想必让卢修斯知道以后又会嘲讽并将放弃的相亲事宜提上日程。当初德拉科和波特交往纳西莎没有说什么,但是卢修斯一直不看好。德拉科信誓旦旦说他们感情坚固。如今他们的确分得干净了,被卢修斯猜中。这让德拉科有些恼火又尴尬。

本来德拉科以为他短时间内不会再见到波特的。那家伙对待感情就像个缩头缩脑的乌龟(不过自个儿也差不多)。但很意外,他在他们分手后第一天就荣幸地接手了中了咒的波特。

只是一个普通的昏迷咒,但因为他是哈利波特所以格外让人关注。德拉科无不恶意地看着在病床边着急的敖罗们如此想。但谁又能说当他第一眼看到被两个敖罗架着昏迷不醒的哈利波特心没有跳到嗓子眼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