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大提琴音色

卸了老福特。几年后再战。忘了说一句。我真的爱露中爱得快死了。
德哈很喜欢。非常喜欢。周防尊是我心中的朱砂痣,我的灵魂火,我的……重要的人。谁骂他和露中还有德哈我和谁急。
折服于叶修。
他妈的写完了!2017年7月5号!






看老菊快要笑死。

「京姜」舞会之后

★白痴推理剧情有。


Part 1

这次的目标很难搞。

对方是年轻有成的知名企业家与慈善家,公众面前塑造的是和善热衷于公益事业的形象,看起来兢兢业业,干净得很。照理说这种人物和警局一般扯不上什么干系。但是上周釜山警察局收到一段匿名视频,便是关于这人的了。视频模模糊糊,刚开始一片黑,靠两边昏暗的灯勉强可以看出是个走廊,前面走着一个黑色的背影,可以听到低沉的交谈声但听不真切。过了一分钟左右,人影才停下。传来锁链的声音,有门打开,令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整整一大仓库的枪支弹药!走在前面那人转过身,可不就是穿着西装那干干净净的人。他笑着问了句什么,又转过身去。突然镜头颠倒,想是被人强行掐断了一般结束了。

这段没头没脑的视频让警局很重视。但因为一组最近在忙另一起案子便让四组接了。

张京民保持着高度的热情,将视频反反复复放了几十遍,就差没把电脑用眼睛捅个对穿。本来四个人一起看的,后来实在受不了这小子的热情各去找资料情报了,只剩姜白夜陪着。

张京民认认真真看着,不放过每个细节,还一边向姜白夜搭话。“组长,你看,前面走了一分钟左右的路程,又是黑的。应该是地下室走廊之类的,又带着仓库。如果是军火不应该放在公司这样的人密集的地方。这个人在釜山的房产不算少,排除有地下室和仓库的搜查范围可以缩小……喂组长!”姜白夜昏昏欲睡,勉强抬起头。“恩。”

“你有没有在好好听嘛!”张京民不乐意了,“我可是在很认真分析的啊!”

“你这样讲得我都快睡着了。不过挺有用。接下来就该去验证了。”他打个哈欠,站起来拿起搭在座椅上的外套,抬脚就往外走。

“组长你等等我啊!我也去!”张京民慌慌张张地追上去。跑到大街上才追上了他。

“你跟上来干什么。”姜白夜瞥了他一眼。

“你不是说要去查案吗?我也去!”

“哄你的,”姜白夜笑了下。“我去吃饭。你当谁都像你一样自诩为二十四小时运转不停歇的超人啊?”

“……”张京民内心嘀咕着组长怎么这么恶劣啊一边跟上去。

等到了从餐馆出来,已经下午了。

“果然还是你做的比较好吃。”姜白夜用胳膊搭着张京民的肩嘟囔。张京民可是第一次听见姜组长这么夸他,傻笑几声,惹得姜白夜嫌弃地瞅了瞅他。

他俩坐在警察局附近的椅子上,懒懒晒着太阳。张京民有些坐立不安,“组长,咱俩这么偷懒是不是不太好啊?”

“急什么,一下子看了那么多遍估计也得不出什么新的。不如好好放松一下脑袋。”边说着,姜白夜娴熟地从外套口袋里掏出烟,点燃。深吸一口又缓缓吐出来。张京民知道他一向爱抽烟的,身上也总飘着一股烟草味。他小心翼翼观察着姜白夜。

他夹着烟的手很好看,手指纤长而有力。指甲剪的很短。吞云吐雾的时候,怎么说呢?张京民想了想,应该是很性感的。脸色有种病态的白,眼睛视线略微低着,从侧面可以看到他的黑色的长睫毛。鼻子很挺,侧脸略下来几缕微微蜷曲的深紫色长发,其余的被本人懒散地扎在脑后。嘴唇的颜色很淡。却又不像张京民的那样的常年干裂,看上去很饱满又引人遐想。

张京民无意识舔了舔唇。旁边传来凉凉的声音:“臭小子,看我看够了没有?”

张京民急急忙忙把视线收回来,忍不住红了耳根。

这时候一阵手机铃声把张京民从尴尬的要死的情绪里解救出来。一旁的姜组长接起手机,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嗯几声。好几分钟后才挂了电话。他站起身,对张京民说“走吧。”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