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大提琴音色

卸了老福特。几年后再战。忘了说一句。我真的爱露中爱得快死了。
德哈很喜欢。非常喜欢。周防尊是我心中的朱砂痣,我的灵魂火,我的……重要的人。谁骂他和露中还有德哈我和谁急。
折服于叶修。
他妈的写完了!2017年7月5号!






看老菊快要笑死。

「DMHP」两个人拉拉扯扯的恋爱故事。

★极大几率是HE。
★可能是个坑。

Part 1
“我们分手吧。”
德拉科听到坐在对面的哈利波特平静地说。
他开始思索今天他干了什么。早上八点准时起床,吃完哈利准备的早餐,他们两个一起出了门,他给了哈利一个甜蜜的道别吻,然后他回到圣芒戈的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直到晚上工作结束,哈利约他去一家麻瓜餐厅吃饭。对于一向忙碌的敖罗先生来讲,这是非常难得的空闲。德拉科如约而至,刚坐下,就听见哈利说的这句话。
他皱眉,想质问哈利有什么毛病。他们在一起还不到一年,到目前为止,他们之间除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以外没有发生任何值得这份感情破裂的争执。但他心底骄傲得不可一世,别扭固执,气冲冲的小鬼没有允许他询问自己被抛弃的原因。尽管他想要冲哈利尖叫拽着他揍他一拳,但他依旧昂着头,露出一个讥诮的笑,竭力用平稳的声音回答说:“好。”然后站起来转身大步离去,他的手无意识地紧紧攥成一团,微微颤抖。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甚至不到三分钟。德拉科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茫然。他就这样,像个迷路的傻瓜一样站在伦敦街头的路灯下。
就这样?自己与哈利的恋情结束了?轻巧得让德拉科以为这是个梦。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哈利愚弄了。就这样轻轻松松地。他很气愤。
我就是个傻瓜!德拉科下了断定。
嘿。好吧。除了哈利波特世界上好的人多了去了。我不必一心念着他,也不必再忍受他糟糕的生活习惯和傻乎乎的性格了。他这个傻蛋!
他想笑,可是笑不出来。嘴里很苦。当他把麻瓜的糖塞进自己嘴里时立马又吐了出来。梅林!为什么这糖难吃得和屎一样!他将被扔在地上脏兮兮的糖踩了好几脚,有几个麻瓜小孩对着他指指点点。他愤怒地把买来的糖都砸向他们。于是他们高兴地捡完就跑了。
德拉科觉得今天是他的灾难日。

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还是很惊恐的。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床上。令他安心的是旁边没有躺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只有一个扎比尼。
不,这更令他恶寒了。
他爬起来,甩了甩自己晕乎乎的头,嫌弃地穿上自己已经皱巴巴的衣服。摇醒了昏迷不醒的扎比尼。“早安,布雷斯。我和你昨晚没干什么吧?!”扎比尼看上去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我可没有吃窝边草的习惯!”然后又昏睡过去。
好吧,好吧。自己昨晚干了什么来着。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记忆止于他随意闯了一间麻瓜酒吧,灌了一杯又一杯酒。原因是什么来着?
哦。自己和哈利波特分手了。
他突然想哭了,这很好笑。他自从战争结束后就不允许自己哭了。
他撇撇嘴,咽下哽在喉间酸涩的什么东西,推开房间的门,走到大街上。
清晨的伦敦街头行人匆匆。他慢吞吞地顺着陌生的街道走着,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淡金色头发,穿着皱巴巴的西装和沾了泥巴的皮鞋,低着头看起来颓然不已。他想,现在去哪里呢。回家?他不想看见哈利波特那张讨厌的脸。也不想回到庄园去。他不想让纳西莎再为他担心了。
他就这样徘徊着直到太阳升得越来越高,肚子咕咕叫。狠了狠心,想,分手是波特提的,自己又为什么这么畏首畏尾呢?自己并不欠那个混蛋什么。是这样的。
就这样,他回了家。兴许他之前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但当他打开门,看见房间里属于哈利波特私人物品的东西都不见了时他心凉了一下。他拉开衣柜,只剩下自己的衣物挂得整整齐齐。洗漱台上自己的牙刷杯形单影只。鞋柜也没有了什么乱七八糟又丑又廉价的运动鞋只剩下自己锃锃发亮的皮鞋。
他沉默着。狠狠向墙砸了一拳,关节处蹭破了皮,露出被血染红的皮肉。
他笑了。苦涩又难看。

TBC.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