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大提琴音色

卸了老福特。几年后再战。忘了说一句。我真的爱露中爱得快死了。
德哈很喜欢。非常喜欢。周防尊是我心中的朱砂痣,我的灵魂火,我的……重要的人。谁骂他和露中还有德哈我和谁急。
折服于叶修。
他妈的写完了!2017年7月5号!






看老菊快要笑死。

「露中」谜之开头虐的一篇文。

★双警察。伊万设定卧底半年的故事。
★开头被虐到那是错觉。

“布拉金斯基你这个混蛋,”他似笑似哭地抱住了伊万,“你知道我不管你干了什么都会原谅你的对吧?混蛋。”伊万感到他的肩头已经被濡湿了。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露出一个讥讽的,苍白的笑。
“王耀,你知道我快要死了吗?”
他感受到抱着他的人的身躯僵硬了一下,这王耀痛苦的这个事实让他尝到一种病态的快感。他长久以来都隐忍着这股冲动,但是现在他已经疲于遏制这刻在他骨子里的残忍的天性。他如一条嘶嘶吐出信子的蛇,狠狠咬住王耀这只猎物。如果王耀不愿意接受这股能要了他命的毒液他可以随时逃跑。但伊万知道他不会,他该死地温柔,而伊万也该死地了解他。
“你从来就认为我活该忍受那一切,不是吗?……”伊万的嗓音有点颤了,被他压抑的情绪拉的跑调。王耀用颤抖的手指压住他吐着毒液的唇。“抱歉,”他用冰凉的手指抚上伊万冰冷的脸,轻柔地摩挲着,但伊万毫无感觉。他想自己的脸已经被冻僵了。“抱歉抱歉抱歉……”他垂下眼睑,眼睫毛上落着毛茸茸的雪花,眼角泛红。脸颊两边有已经干了的,浅色的泪痕。看起来痛苦又自责。
天呐,伊万想。他好像有点玩过头了。
“没错。王耀,你让我想你想的要死了。你该为此而抱歉。我也没必要忍受连着半年都吃那垃圾窝里的饭,还是在享受过你的料理以后。你的料理把我口味养刁了。”伊万希望他活络气氛的能力还没有退化得太糟糕。很明显,糟得不能再糟了。他想要后退试图远离一个沉默的王耀。但是他失败了——黑漆漆的枪管顶上了他的腰。
“嗨……耀,我知道你向来开得起玩笑……”
“跑了一个多月伊万布拉金斯基你/他妈挺开心是吧?小兔崽子。在我用一切恶毒语言来问候你之前快给我滚回警局去。你被逮捕了。”他用枪把伊万赶上了警车,后者毫无犯错的自觉,凑上来向他索吻,被他一脸冰霜地拍开了。他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地。伊万察觉到不太妙,安安静静不吭声了。
“你知道和总部联系吗?至少留个信息。你知道我快急疯了吗?他/妈的你失联这一个月我做梦都只能梦见你被肢解和磕药磕嗨了的场景。你以为你是超人吗?可以一个人对抗所有邪恶势力的那种?你个傻叉!”王耀向伊万吼着,伊万不知所措。
嗨……其实自己好高兴。他多爱我啊!嘿嘿。伊万怀着甜蜜蜜的心情用唇瓣堵住了王耀喋喋不休的嘴。
等黏黏糊糊拉拉扯扯回到家已经深夜。王耀本想多了解一下他那一个月的经历但被撩拨地晕乎乎。等第二天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床王老板表示美色误国。

小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评论(9)
热度(5)